,有一天我放弃了光鲜的生活也放弃了繁华的上海散文

散文随笔 时间:2019-09-01 我要投稿
【thatspoon.com - 散文随笔】

  (一)

  前段时间,网上开始流行起一些言论来,说逃离北上广,回到故乡,在大城市拼搏到底是为了什么。又立马很多人出来励志地说,在大城市有梦想,在小城市只有关系。

  当我在地铁上看到众说纷纭的种种言辞时,我其实刚刚结束完我一天的工作,这是我毕业之后上班的第二年,准确来说,马上步入第三年。我已经习惯了上海的生活,但却也习惯了安于现状的自己。

  刚毕业的那一年,我进公司,人才济济,又是留洋归国,又是名校出身,像我这样平凡的人挤在他们中间,更多的压力来源于我的见识和技能。因为外企的关系,总是担心语言这一环节跟不上,于是私下又是充电又是拜师,几乎休息日都献给了学习,但也乐此不疲,因为充实也因为能学到更多的东西,觉得自己一下子提升了几个level。

  有一天,我放弃了光鲜的生活,也放弃了繁华的上海

  但这样的日子,很快就被繁忙的工作取代了。我开始没有时间去学习也没有时间去看书,后来,我没有时间做自己想做的任何事情,完全的on call 24 hours,那是我最糟糕的状态。

  “糟糕”是因为我变成了一个不思进取的人,因为我为了工作已经不再去投资自身。我要为每一批的order操心,因为每一单的质量和交期都是关系到我升职的point。有时候晚上也要考虑每一个细节有没有做到位,连行走的时候也开始担心之前sign的东西有没有问题。

  总而言之,为了工作,我丢掉了我自己。

  去年9月的时候,公司组织变更,我亲爱的师父远渡去了印尼,我的supervisor做了leader,我独立管理起每一个case来,又在自己熟悉的领导下办事,怎么看来都是赚到了。

  但事实并非如此。师父走后,我的工作量一下子剧增,而公司的rule也变得越来越苛刻。当然前东家能够做到现在这样的影响力,确实也是靠严苛的一点一滴才能达到的。之前的许多方式方法都要在实际的工作中求

  变,而巨大的工作量对于我这样的新人而言,重点培养的背后也伴随着压力剧增。虽然是和自己联络的老客户打交道,但部门的增多让我有些吃不消,其中有两个order确实出现了问题,虽然责任不全在我,但确实是我的疏忽。

  我开始怀疑自己的同时也开始怀疑这样的生活,于是我向领导寻求follow,但基本上只是表面答应。撑下半年后,我已经完全丢失了自我,没有生活也没有进展,我开始计划逃离这样的生活,却有两个人先我一步离开了公司。

  一个是和我同批进入的同事,成都女生,辞职的那天过来和我打了招呼,说她患了抑郁症,基本上很难做下去。她走的时候,公司没有张扬,她离开了上海,很快就回了成都。

  另一个是小我一届的小朋友,原本之前已经有和我提出要离开公司的意向,但我没想到他会比我先做出决定。他说,这基本不是他要的生活,他要结婚,要有家庭,上海这么大,只会淹没他。

  五一的时候,我回了一趟家,家中也有各种事情缠身。我借机去了成都散心,碰巧之前辞职的同事有几个都在成都,和他们吃饭的时候聊到自己,那个患抑郁症的女生已经康复,而且租下了红星路附近的写字楼准备开

  店,当时我竟然佩服起她的勇气来。

  我说,我估计也要走了。

  她说,其实辞职和分手一样,最难过的是自己这关,明知道已经没有感情了,却还是要为了面子耗在那里,耽误的,是大家的时间。

  回上海前,我给leader和SV都发了信息:抱歉,我可能不能和团队一起走下去了。其实,我已经承受了很大的压力,甚至没有告诉家人我要辞职的消息。晚饭时,隐隐约约和母亲提起,没有明说,也希望得到认可,母亲没有多说,只言找到下家再做决定。

  领导没有给我明确的答复,只是叫我回上海再说。从重庆飞上海的路上,我思考了很多,我是真的有勇气离开吗?很多身边的人都知道,我那时候的工资相对于身边的同学已经不算低,有好的公司背景、好的前途,甚至有可能去海外发展,还能经常漂洋过海去出差,而失去了这些的我,还有什么呢?

  还有梦想。我说出来,大家都要笑掉大牙,如今的社会,梦想还值几个钱。但我还是要说,我还有梦想,我觉得梦想比其他都值钱,因为别人没有。

  我其实一直不排斥选秀节目,哪怕一直有着黑幕和潜规则的戏说,但是我依旧觉得,那些有梦想的人把自己的经历和愿望说出来的时候,我会非常感动,因为我和他们一样。

  回到上海之后,我和leader谈了要离开公司的想法。说来说去,leader也不愿意让我离开,各种游说,让部长找我谈话,人事找我谈话,甚至找了我母亲,还有我手上的客户。

  当大家都不愿意我离开的时候,我又开始犹豫了。

  那些日子我并不好过,想走和留不留的想法一直纠缠着我。我打电话给师父,师父劝我留下,有机会可以申请前往海外,到时候就可以换个环境重新开始。

  但我最终还是婉言拒绝,我告诉师父,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,我累了。

  后来师父了解了我的想法,也不劝我,只告诉我,找到下家再谈辞职的事情。

  (二)

  从我提出辞职开始,我在办公室里就如坐针毡,虽然还是很用心地做事,但却已经挂记着领导审批的事情。leader一直没有签字,也一直没有正面回答我辞职的事情,她告诉我9月就要升职加薪,让我再等等,但是我已经没有办法为了那工资而出卖自己。

  工作是这个样子,如果你安分守己,继续做下去,钱不会少给你,但你也越来越失去自己。因为除了这份工作,你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,而我知道,如果我继续留下去,9月加了工资,我就更难离开这里,只有违背自己的内心过一辈子。

  出差的时候,供应商告诉我,其实我的工作很好,没有必要离开,到哪里工作都一样,你换了下家,下家反而会让你后悔你舍弃了上家,也许越做越不开心,没多久又要离职,最后你只会迷失自己,不清楚到底要什么。我承认,她说得很有道理,但是我还是想说,即使这样,我依旧很确定,现在的工作已经不适合自己了。

  他们的话真的掐中了我的命脉,我不知道自己要什么,我只是一味地说这不是我要的生活,但什么是我要的生活呢?

  我想起了自己写过的一句话:或许只有你一无所有的时候,你才会急迫地去追求你真正要的东西。

  在这里,我要感谢我师父,上班三个月后她叫我去银行开了零存整取,每个月留一部分存起来,到这个时候,存折里已经有不少钱。其实,即使我不上班,也基本上可以够一年生活的费用了。如果取出来,也可以作为我创业的一部分资金了。

  我不喜欢拖拖拉拉地做事,既然已经决定离开,并且提出了辞呈,就希望得到明确的答复,终于在我的询问下,领导给予了最终回应。

  那夜的欢送会我居然也痛哭流涕,即使有太多的不愉快,也感谢公司教会了我很多事情,作为我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,应该是我人生道路上难以忘怀的风景。

  那天我依旧跟往常一样,从南京东路坐10号线回家,好像一切都没有变,只是我第二天终于不用上闹钟,内心却也因此感到空荡荡了。

  师父打电话来说:“你走了?哎,要是我不那么早去印尼,或许你也不会那么早离开了。”

  辞职和失恋其实很像,这个时候,你是甩掉别人的人,但是你并不会因为真的甩掉了别人而轻松多少,因为常年陪伴,你此刻却孤身一人了。

  (三)

  辞职之后,我开始筹备gap year的旅行,当我终于放下包袱的时候,我决定一定要好好犒劳自己一下,从上海出发,前往巴厘岛。

  在海边享受着前所未有的放松,坐在到达乌布的小巴士上,考虑着未来的人生。我应该待在家里专职写作吗?不,如果那样真的是我要的人生,我也就不用毕业找工作了;那我要去从事我喜欢的传媒或者广告吗?没有专业基础,进去只能从头开始,那这两年的时间无疑对我来说是极大的浪费。直到和同行的旅客一起聊天,才得知其中一位创业哥的经历,一下子吸引了我。

  曾经我和自己说过,总有一天,要有一家自己的company,而现在我不知道是不是时候了。

  这时候我想起了成都的那个女生,拿出上班这两年的积蓄开了小店。那我呢,作为一个男生,我不是应该更有勇气跨出这一步吗?

  既然有了创业的想法,那项目、地点、人手都是必须考虑的问题了,而对于什么都不懂的我,如何踏出第一步,又成了难题。

  离开公司之前,供应商的老总和我聊天。他问我:“你喜欢上海吗?”“我喜欢。”发自内心,是这个答案。那此刻,我要离开上海吗?开始新的旅程,还是回到故乡?我又犹豫不决起来。地点无法确定,也没有办法确定项目,如果项目不能确定,就不能锁定相关的人。

  我会什么?这是我首先考虑的问题,写作,摄影,教课,还有呢?我无法只能在文艺上所有特色,那如果把三个东西糅合到一起呢?脑袋里突然出现了好多新奇的想法,既然已经有了眉目,那地点就必须决定下来。回重庆还是不回重庆?于是我问自己,回重庆我有什么好运快三_分分快三_官方势,不回重庆我又有什么好运快三_分分快三_官方势,最后我列出的list里面明显告诉我,回重庆,并没有什么好运快三_分分快三_官方势可言。首先,我不是在重庆念的大学;第二,我不是在重庆拿到第一份工作的offer;第三,回到重庆,就很难再有机会出来,那离我的梦想似乎只会越来越远,没有资源,没有人脉,没有任何好运快三_分分快三_官方势,为什么还要回去?

  既然不回去,那我要在上海创业吗?投资大,前期风险高,而且合伙人难找,和我一批的同伴大部分还不敢辞掉工作,因为没有足够的积蓄,辞职等于死。不回重庆,不在上海,那我到底在哪里开始我的事业,这是我最头痛的问题。

  从巴厘岛回来之后,我决定北上,依照往年来看,我只有去了北京,才会有想法和灵感。去北京之前,顺道去了一趟天津,和侨说起创业的事情,正好小彬也在,我和小彬曾是大学里的好搭档,一起做过很多大项目,彼此熟悉默契,又有互补共通的见解。虽然想到了要做教育相关的项目,但是做传统教育培训,实在没有什么特色,何况目前教育培训市场已经开始趋于饱和,没有特色,基本活不了。

  一路上我和小彬都在讨论,但最终没有得出合适的项目。

  去北京原本是看老朋友,顺便散散心,却恰巧和麦坚聊到教改的事情,于是我一下有了思路,但是却不清楚市场。麦坚说把和中学合作的一些东西给我看看,我趁机拿了一本易术的新书在回上海的路上看。这本《没有梦想,何必远方》真的是让我醍醐灌顶,或许是易术的经历和我有过多类似,虽然行业不同,却真的是惊人相似。我回到上海之后,和母亲说到自己的想法,居然得到支持。我说,我要回重庆和她好好谈谈,然后就要开始我的第二人生了。

  (四)

  再说说工作,我不知道别的人对于工作是如何看待的,至少,我认为工作并不是赚钱的工具。如果有一天,工作成了你赚钱的工具,那可能你必须为这个工作奋斗终身了。

  工作之于我,有三点:

  一,工作是学习技能的最佳场所,不管是做人还是做事,技能的增长是必须在职场中学到的。而这两年,我感谢公司让我多学习了一门语言,这确实是受用终身的技能。而工作技能,当我发现我已经不能再增长,即使我往上做也只能做这些工作时,我就知道,这份工作已经不适合我了。

  二,工作是积攒人脉的最佳场所,没有工作你就很难去结交朋友。我所谓的朋友不是一起吃喝玩乐的人,而是能够在社会立足时能够助你一臂之力的人。人脉圈是很重要的一环,同样,我很感谢我的工作让我认识了不少好朋友、好伙伴,他们也确实在后面的日子里帮了我很多。

  三,工作最后的价值就是赚钱,如果当工作的三层只剩下最后一层价值的时候,这份工作便没有太大的意义了。

  这也是我离开工作的原因。

  我工作两年的地方除了上海,还有另一个地方,一个我每周都要去商谈的地方,那里离上海近,又能利用我所累积的人脉,成本也会比上海低很多,我知道,我只是暂时离开,很快就会回来。

  (五)

  我在上海最后的日子,收拾了所有的东西,把回忆都打包,我要离开我所爱的上海了。端午的时候,大学同学来上海作客,他告诉我,上海是一座繁华得有些不真实的城市。但我却知道,它真实地记录了我毕业后两年的青春。

  我终于要去做自己的事情了,我可以为自己的勇敢干杯了。

  或许有的人继续留在上海了,但我没有,因为我知道这不是我要的生活。

  或许有的人回到家乡了,但我也没有,因为我知道梦想都在远方。

  或许我属于第三类的顽童,因为我还年轻,还要奋斗,我要走得更远,又怎能随意停下自己的脚步?